小蜜蜂童詩園地

關於部落格
願小蜜蜂在童詩園地裡將一朵朵五彩繽紛的花花釀成一首首美味芬芳的兒童詩.
  • 4785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撿蝸牛的日子---翁世雄

時光回溯到小學五六年級。在此之前,蝸牛的作用大概只有敲破餵餵鴨、鵝等家禽而已。那一年不知是什麼原因,商人突然到村裡來收購蝸牛,一斤五塊錢。大家聽到這個消息,不分男女老少全部趨之若鶩、蜂擁而上。一大清早天還沒亮,所有的人手提袋子(大人拿肥料袋),腳穿雨鞋,全副武裝,開始往田野尋寶。天亮以後,山頭、小徑、樹林裡、草叢中、菜園旁,任何一個角落,都有人的蹤影。而我也在此時加入了『征戰』的行列。年紀小小的我,動作可是不落人後,再怎麼雜草叢生(芒草比我的人還高)、人跡罕至的地方我都敢去,為的是捷足先登,取得先機(比別人敢衝、比別人早到,就多一分機會),多撿一些蝸牛回家,就多賺一些零用錢。這其中發生了不少的趣事,當然也體嘗不少辛酸和豐收的果實。

記得第一次撿蝸牛還呆呆的,蝸牛撿太多了提不動,就在地上拖來拖去。回到家時,好多的蝸牛都破掉了。拿掉破了的蝸牛,剩下不到一半,因此還被媽媽罵了一頓。另外還有一次,和鄰居同學一起去撿,撿一撿發現袋子裝不下,於是我們兩個天才便把蝸牛倒在一個空曠的地方暫時放著。還在地上寫上我們的名字,表示這些蝸牛是我們撿的。當我們再倒回來拿時,蝸牛已經不翼而飛了。當時我們還懷疑隔壁的嬸嬸拿走了我們的蝸牛,於是循著她的腳跡印痕想要向她取回。可是雙方一碰面,我們卻一句話也不敢問,因為沒有直接證據顯示是她拿的;而且當時年紀小,實在沒有勇氣說出口。最後我們只好悻悻然的回家。事後想想,即使蝸牛沒有被拿走,牠自己也會爬到草叢中躲起來,只好怪自己太『天才』了。

上了國中,撿蝸牛依舊是賺零用錢的絕佳利器。不過因為全村人投入撿蝸牛的行列,蝸牛也愈來愈少了。但是為了付暑期課業輔導費六百元,說什麼也要拼命賺到。那時二哥是我的『親密戰友』,兩個人經常是形影不離,共同打拼尋遍整個山頭。有一回我和二哥翻山越嶺、披荊斬棘,在迂迴纏繞、雜草叢林中發現一處『蝸牛窩』,因為第一次有人來過,就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地上滿滿都是蝸牛。這些似乎是老天給我們的特別眷顧,用來賞賜我們冒險犯難的禮物。於是我和二哥邊撿邊笑,兩個人都笑的合不攏嘴,並且信誓旦旦的說,這裡的『蝸牛窩』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基地』,誰都不能洩漏出去。那天回家,帶著蝸牛,帶著豐收的微笑,一路上我們享受著愉悅的戰果,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往後每每到這個『秘密基地』去,總是有另一番驚奇的收穫。

還有一回,清早天空下起濛濛細雨,我們兩個依然偕伴『出征』。當天人很少,收穫自然相當可觀,也因為多花了時間在撿蝸牛上,來不及搭上上學的公車。於是二哥騎著摩托車載我飛奔追著公車,皇天不負苦心人,中途總算追到了。上了車,身上汗水、雨水淋漓。每一個汗腺,每一個細胞都極盡躍動,進而釋放出所有的能量與活力,吸取大自然間最原始的生命精華。雖然分不清是汗水,還是雨水,但是那種暢達的滋味,比什麼東西都還來的甘甜。

然而在撿蝸牛的過程中也並非是事事順利的。那年家人總共撿了一擔蝸牛,少說也有上百斤。恰好蝸牛的收購已經到了尾聲,商人也沒有來收了。阿爸為了不讓這些心血白白浪費了,專程挑到隔壁鄉鎮去賣。阿爸一回來,我急忙趕向前問阿爸賣了多少錢,沒想到阿爸竟然沒有回答,放下擔子,轉頭就到田裡去了。隔了幾天,再問阿爸原委,原來是商人不要蝸牛,阿爸索性把蝸牛給放了。因此他獨自一人空手而歸,什麼話也沒說,也不想爭辯什麼。

   一直上了高中、師院,商人每到暑假仍然會來家鄉收購蝸牛。然而村人的撿蝸牛熱已經不再熱中了,一方面是大家經濟狀況好轉,不需要再靠撿蝸牛賺零用錢;一方面村裡的年輕人都出外謀生了,撿蝸牛的人自然少了許多。頂多是年紀大的人到西瓜園走走,順道沿路撿撿蝸牛。而我也因為在外求學,逐漸淡忘了撿蝸牛這件事。現在,憶及撿蝸牛的日子,內心總有一份大地與我為家的生命情懷。喜歡年少時,追逐田野、闖蕩山林、不畏艱難、渾然忘我的衝勁和感覺。那是多麼獨特珍貴的生命體驗!看著那隻逐漸爬走的蝸牛,我卻無法忘懷那留在地上、留在心中的痕跡。

 

  本文刊登《師友月刊》第392期 2000年2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